学校主页  校庆首页  校庆指南  校园今昔  校庆活动  校友风采  校庆捐赠  校庆资料  联系我们 
 
   
·《母校,谢谢还有你陪我》--130...
·《未央乱》--110901105刘小龙
·《忆西工情缘》--130416131徐颖
·璀璨的尘埃--130901129郑水静
·梦的启航--130108119资军
·你说相遇,然后我们惊艳了时光-...
·属于我的大学--14030102史婷婷
·我爱我的大学--120901104高楠
·我想对你说——致母校的最情书-...
·西安工大颂--14070109119姚豪
·西安工业大学赋--130303123梁倩倩
·忆往事看今朝--14050214114龚鑫
·育桃载李六十载 辉煌赞誉四方...
·遇见最美的你--14060205127刘莹
·致最美丽的你--130603121彭迪
 
璀璨的尘埃--130901129郑水静
2015-03-10 15:09     (点击: )

璀璨的尘埃

冬天里又一群飞鸟飞过。

仿佛绵延了几个世纪的叫声穿透了整个苍穹。庞大的落幕,亦或,新生。

我裹紧厚重的大衣,像藏匿了一个久远的秘密,笨拙地爬上村里最高的土坡。坡上有几根枯草在风中瑟缩着,死死抓着皴裂的地皮,不肯妥协于寒冬,不愿屈从凛冽的狂风。一块生的丑到扎眼的山石旁,却突兀的立着一棵苍劲的松,打我记事起,它就始终沉默而骄傲地盘踞在那里。我顺着它的目光,望向不远处的一小窝略显局促的村庄,这片我爱得深切又恨得无奈的土地。

北方冬日的阳光一向很好,万箭齐发的直射到人心窝子里去。晒的久了,它就能肆无忌惮地钻进你身子里的每个缝隙,把你和光融为一体,然后像模像样地涂抹在某个山旮旯里。你不得不任其摆布,在那样凛冽的光线里,你早就丧失了思考能力,满心满脑都只剩些零碎片段,或许是某个午后村东的狗卧在井边耷拉出的半截粉粉嫩嫩的小舌头,又或许是走在大清早的田埂上,道旁那棵枣子树叶子尖尖上落了一滴晨露,掉进你露出来的脖颈子里。于是我不得不眯起眼睛,像整天在午后趴在奶奶家墙头上的那只猫。

村子很小,约莫三十几户人家。窝在山沟沟里,老实而拘谨。它似乎天生就对光明有所抵触,躲在山后,隐在郁郁的阴影里。正午的光线刚刚好,投在村头的老槐树上,灰蒙蒙的叶子瞬间活了过来,闪闪发光,和邻居家英子笑起来的眸子很像。

英子是个顶好的姑娘,手巧,心也善,是我从小玩到大的伴。从小学到高中我俩都是同班。在学校,她永远是上课时手举的最高的那个。终于,我们都如愿以偿考上了大学,破天荒的成了全村的英雄。纵然生活跋涉的艰辛总是至死方休,但它永不只有奔波和劳绩,诗意和远方也将永不消亡,牢牢嵌在走下去就能经过的路标上,供万人瞻仰。所以时至今日我仍清晰地记得,当我们拿到在山路上颠簸了几天几夜的录取通知书时,她笑得比吃了蜜柿子的孩子还甜。我们跑着、跳着,手脚并用地爬上了这个山坡,冲着山里,声嘶力竭地喊,是对过去的潇洒告别,还是对未来的直面宣战,无人知晓。只是坡上的风太大,我们自以为豪气冲天的宣言很快被风刮散,甚至来不及激荡起山谷里的回响,孱弱而单薄。

或许“命运”这个词不可避免的会带有被动的消极感,但在更多的时候,我却真真切切地感受到命运于静好时光中猝不及防地露出狰狞一笑时,作为承受者的无力与绝望。最终,英子也没能和我一起离开山里。没有人可以指责她的放弃。如果我的父亲在泥泞的田间挑水时摔坏了腰,再也担不起家里的重担;如果我的母亲自幼残疾,只能靠缝缝补补来补贴家用;如果我也有尚年幼的弟弟不谙世事。我想,我也一定会做出和英子一样的抉择,即使哭瞎了双眼,也得擦干眼泪迅速成长。

来西工报到那天,爹塞给我皱皱巴巴的三百块钱,手上的老茧硌的我生疼。娘在旁边偷偷背过身去一个劲儿地拿袖子抹眼泪。记忆里即便是收成极差的年岁,哪怕家里的饭桌上很久都见不到油水,我都从没见过娘哭。就在那一刻,我的生命中第一次滋生出深重的负罪感,反反复复,生生不息。这一辈子,怕是再也走不出他们的爱和期望了。

走到村口,抬眼便望到了坡上的英子。立在山沟里周而复始的风中,孤单的像那棵老松树。我将那三百块钱硬生生地塞给了她,她强挤的笑颜便瞬间沦陷在泪水里。我懂她的倔强,更明白她的隐忍。我们似乎什么都没说,却又好像什么都懂了。

 生活如戏,总在所有人都绝望地以为已经穷途末路,山穷水尽的时候,蓦地现出一线明媚供你栖居。我走的那日,她如几乎快要在生活的苦难里溺亡的人渴望抓住救命的稻草一般,拨通了西工的教务处电话。六十年峥嵘岁月打磨后的西工,如一位厚重慈爱的长者,以其敦德励学,知行相长的人文关怀悉心对待每个学子。校方得知英子的情况后,迅速商讨制订了助学方案,不仅为英子提供了生源地贷款的机会,还减免了她的部分学费。听到西工校方的答复后,英子在电话的这头,久久地,久久地说不出话来。是啊,她曾以为,余生都将耗尽在贫苦的泥沼中再无天日;她曾以为,求学之路已土崩瓦解再无前行的可能。在黑暗灭顶前,是西工,将沉沦于绝望中的她,强而有力地拉到铺天盖地的光明里,为她注入鲜活的希望,让她得以向阳,直面今后所有生命的苦难,以智慧作枪,以坚韧作盾,执著前行,无忧无惧。

后来,英子和我都如愿以偿的成为西工莘莘学子中的一份子。生命是什么,有着不堪一击的肉体支撑,却也有如同摒弃了一切的死士般的意志。那日英子在颤抖的电波里泣不成声,到后来她在生活的苦难里再未流泪。大学四年于贫苦人家的孩子来说,何谈享乐,仍是寒窗。还好,西工始终用炽热的爱关怀着她的学子。给予求学征途上苦苦奔波的我们以慰藉和力量。学校提供的助学金和奖学金,未让每个自强的寒门学子在苦难里流浪。怎么能辜负亲人的祈盼,怎么能辜负西工的厚望。我们在寒风刺骨的清晨,在华灯将歇的深夜,哪怕孑然奔赴,哪怕挑灯夜战,也从未熄灭对学习的热情,从未停止刻苦勤奋的脚步。在这条路上,我们听着长安周而复始的风,把晨曦吹成暮霭,挟着满腔忠贞,嘶吼着不灭的理想。

坐在研究生面试的等候室里,我心里平静如水。四年寒窗,我问心无愧。何况,亲人的目光殷切如炬,西工的爱浓烈如火,如此的热度,足以维系我余生都热血沸腾,义无反顾地奔赴更高更远的地方。

西工于我们,不止是四年朝夕相处的母校,更是含辛茹苦的母亲,从此以后,我们走的再远,飞的再高,都注定再也走不出她的爱和期望。

  我们和西工的故事还在继续。而更多像我们一样的西工故事才刚刚开始。毋庸置疑的是,西工所点燃的每一簇希望之火,在时间的荒野里,终有一日,必将燎原。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西安工业大学  |  电话(总机):029-83208114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未央区学府中路2号  邮编:710021  陕ICP备020442